首页/正文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

 2020年10月01日  阅读 27  评论 0

摘要:
.font_s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6px!important}.font_m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8px!important}.font_l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20px!important}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23px!important}.font_s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s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6px!important}.font_m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m.ios.pgc article p,.ios.pgc article li,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8px!important}.font_l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l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0px!important}.font_xl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3px!important}@media (max-device-width:374px){.font_s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s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4px!important}.font_m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m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6px!important}.font_l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l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8px!important}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21px!important}.font_s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s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6px!important}.font_m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m.ios.pgc article p,.ios.pgc article li,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8px!important}.font_l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l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0px!important}.font_xl.ios.pgc article li,.font_xl.ios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3px!important}}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6px!important}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18px!important}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20px!important}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>ol>li span,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>p span,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>ul li span{font-size:23px!important}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 li,.font_s.android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7px!important}.android.pgc article li,.android.pgc article p,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 li,.font_m.android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29px!important}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 li,.font_l.android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1px!important}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 li,.font_xl.android.pgc article p{line-height:34px!important}article>blockquote>p,article>ol>li,article>p,article>ul>li{text-indent:initial!important}article>blockquote>p span,article>ol>li span,article>p span,article>ul>li span{letter-spacing:initial!important}.font_l article>p+.article-br,.font_m article>p+.article-br,.font_s article>p+.article-br,.font_xl article>p+.article-br{display:none}.font_l article .article-br,.font_m article .article-br,.font_s article .article-br,.font_xl article .article-br{margin-top:0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0!important}.font_s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{line-height:26px!important}.font_m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,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{line-height:28px!important}.font_l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{line-height:30px!important}.font_xl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{line-height:33px!important}.font_s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 span{font-size:15px!important}.font_m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 span{font-size:17px!important}.font_l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 span{font-size:19px!important}.font_xl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 span{font-size:22px!important}.pgc article p+.article-br+article-img{margin-top:-18px!important}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,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{margin-top:0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0!important;line-height:24px!important}.font_s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,.font_s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{font-size:13px!important}.font_m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,.font_m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{font-size:15px!important}.font_l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,.font_l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{font-size:17px!important}.font_xl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,.font_xl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{font-size:20px!important}.font_s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 span,.font_s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 span{font-size:13px!important}.font_m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 span,.font_m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 span{font-size:15px!important}.font_l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 span,.font_l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 span{font-size:17px!important}.font_xl.pgc article .article-literature.pgc-end-literature span,.font_xl.pgc article .article-source.pgc-end-source span{font-size:20px!important}.font_s.pgc article p{margin-top:16px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16px!important;margin-left:0!important;margin-right:0!important}.font_m.pgc article p,.pgc article p{margin-top:18px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18px!important;margin-left:0!important;margin-right:0!important}.font_l.pgc article p{margin-top:20px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20px!important;margin-left:0!important;margin-right:0!important}.font_xl.pgc article p{margin-top:23px!important;margin-bottom:23px!important;margin-left:0!important;margin-right:0!important}.pgc article p:first-child{margin-top:0!important}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:first-child{margin-top:0!important}.pgc article blockquote>p:last-child{margin-bottom:0!important}.pgc article blockquote li:first-child p{margin-top:0!important}.pgc article blockquote li:last-child p{margin-bottom:0!important}

国庆档的几部电影里,《急先锋》似乎是最不受人待见的那一个 。


首先因为对手太强 ,《夺冠》有女排底蕴 ,《姜子牙》有《哪吒》在前,《故乡》群星荟萃,只有《急先锋》既没有噱头也没有背书 。


它有的 ,只是成龙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张

其实成龙+唐季礼的组合,在中国影史上是有跨时代意义的。一部《红番区》 ,北美票房高达3239万美元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张

那是1996年啊,《红番区》在创造中国电影北美票房纪录的同时 ,也开创了中国的“春节档”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张

不过近些年,尤其一部《功夫瑜伽》,把“成唐 ”组合落下了神坛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张

那《急先锋》到底怎么样?


番茄君刚看完首映,这就跟大家掰扯掰扯 。


电影名《急先锋》,其实是一个组织的名字。这个组织是中国的一家国际安保团队 ,没事儿好保护个海外华人什么的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5张

急先锋的老大叫唐焕庭(成龙 饰),是个三观超正的老板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6张

他手下能人无数 ,有战力颜值兼具的雷震宇杨洋 饰),他不仅是队长,格斗术也很了得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7张

有负责情报和爆破的张凯旋艾伦 饰)。


他继承了成龙大哥幽默诙谐的动作风格,没事儿还实力表演一番“辣眼睛 ”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8张

有女队员母其弥雅,负责接送队友 ,车技了得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9张

当然,她生得性感 ,必要时候还是美人计的主角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0张

雷震宇和张凯旋度假的时候,偶遇一桩案件 ,中国商人秦国立(楼学贤 饰)被恐怖组织“北极狼”追杀 。


出于正义心 ,两人挺身而出保护,无奈卷入这场纷争——原来,秦国立以前和中东恐怖组织头子有过往来 ,但知道这个来往人的真实身份后,秦国立就背叛了他,导致他被美军炸死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1张

但恐怖组织头子的儿子奥玛并没有死,他雇佣“北极狼”追杀秦国立,同时还要去非洲绑架秦国立的女儿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2张

为什么要去非洲?因为这个名叫Fareeda(徐若晗 饰)的女孩是个保护动物的志愿者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3张

北极狼和急先锋几乎同时找到Fareeda,双方一通乱斗,Fareeda和雷震宇落入敌手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4张

为了救人,急先锋策划了一场营救活动。


他们深入恐怖组织的中东古堡基地,又是一通乱斗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5张

最后 ,急先锋众人开着车逃出古堡,秦国立为了给大家赢得时间,自己站出来当了人质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6张

这父女俩也是不让人省心,女儿当完爸爸当。


没办法,急先锋又得跟随恐怖组织的交易地点 ,来到迪拜。在迪拜警方的帮助下,这群开着黄金车试图逃窜的恐怖分子被一网打尽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7张

电影的故事到这里基本就结束了。


从剧情上看 ,《急先锋》或许单薄了很多 ,但并不是没有优点。


如果和好莱坞电影类比,《急先锋》其实是一部标准的流水线爆米花作品 。


它最大的特点就是“ ”,全程基本不用带脑子 ,动作设计精妙,打斗酣畅淋漓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8张

它集齐了几乎爆米花电影应该具备的一切要素——


1、全球取景。


有横跨欧亚非三洲 ,有中东古堡的特殊风情,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19张

有伦敦的现代都市景色 ,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0张

有非洲草原的日出日落,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1张

2 、打斗凌厉 。


杨洋的身手确实不错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2张

艾伦的成龙式功夫也深得喜剧精髓——扔的榴莲都是真的,手还被扎出了血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3张

杨洋这一跳,也颇有几分武师的意味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4张

3 、枪战飙车 。


加长林肯在伦敦街头随意狂飙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5张

黄金车在迪拜炸街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6张

还有各种轰隆隆的爆炸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7张

4、先进科技。


《急先锋》不仅祭出了以前从未见过的这种飞行榴弹发射机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8张

就连美军的航母弹射,舰载机起飞这种镜头电影也事无巨细得为我们展示了出来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29张

5、帅哥美女就更不用说了。


女观众去看杨洋 ,男观众也能一饱眼福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0张

但是除了这些,《急先锋》作为一部电影,剧情的故事性 ,内核的完整性和艺术作品的厚重性,却是需要加强的 。


首先,剧情上。


《急先锋》的取景非常优秀 ,但也有点喧宾夺主地成为了电影的主要内容。剧情好像就是为取景设置的,几处这种不可言说的巧合,让电影的转场颇为刻意 。


例如:需要去非洲的时候 ,人质的女儿就去非洲当志愿者;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1张

需要去中东的时候,恐怖组织就把基地设在中东;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2张

需要去迪拜的时候 ,组织大佬就把黄金藏在迪拜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3张

其次,是电影在文本创作的乏善可陈。


看完《急先锋》的第一感觉 ,是有点幼稚,因为电影多处不合正常逻辑。


雷震宇明明可以救人后深藏功与名,偏偏要自报家门“我是急先锋的”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4张

雷震宇被抓 ,急先锋总部却突然就给张凯旋过起了生日,氛围还亲切友好。


过完了才想起来:一定要把震宇带回来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5张

母其弥雅去接人 ,却开了一辆加长林肯,不知道是为了能多装几个人,还是为了伦敦街头那个漂亮的过弯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6张

全小队去中东执行一次九死一生的任务,别人都裹得严严实实,只有母其弥雅穿了一身超级低胸的紧身衣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7张

类似的逻辑问题还有很多。


《急先锋》里没有以前成龙功夫喜剧电影里的厚重感 ,喜剧的内核是悲剧,成龙的每一个小人物,虽然让我们捧腹 ,可内里却都承载着更加深邃的东西 。


或是个人创伤,或是民族情感,或是亲情友情 ,或是文化底蕴。


但《急先锋》,只有空洞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8张

最后 ,聊一下选角的问题 。


饰演秦国立女儿的徐若晗 ,人很美,但台词基本功需要再好好磨练下,否则容易令人出戏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39张

杨洋打戏确实不错,很飒很酷。


只可惜最后结尾设定有点拉胯,不仅跟客户谈成了恋爱 ,剪辑师还不忘呈现他霸总味道十足的笑容,个人认为不是太匹配人物设定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0张

艾伦在这部片里看得出来很努力 ,而他也明显是这部电影的搞笑担当 。


尤其 ,他在调整武器准备出发的时候,这么严肃紧张的氛围,却滑稽得让人想笑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1张

当然,最稳当的还属成龙大哥,但大哥已经老了 ,动作戏份也少了不少。


像跳车这种危险动作,也只能交给年轻人去做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2张

这也是我最惋惜的。


66岁的成龙大哥 ,距离他息影估计没几年了。


看一部少一部 ,是真的,不信你看看北美那帮老硬汉们,施瓦辛格说“i never be back” ,史泰龙白了头发,李连杰演起了皇帝,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	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3张

就连布鲁斯·威斯利,都老得认不出了 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4张

你还期望他们做什么呢?


奉献一生 ,打了一辈子 ,有时候一累,就真的歇了。


看完成龙的《急先锋》,平复完复杂的心情	,我写下这篇文章-第45张

当成龙这个时代过去 ,我们连这样的爆米花,想看也成了奢侈。


而且适应合家欢氛围,本也就是《急先锋》的电影属性 。别忘了它是一部春节片 ,所以也无可指摘。


我只期望成龙能多打几年,作为一个老影迷,这比电影质量要值得关注多了。


(电影烂番茄编辑部:洋洋)


版权声明:本文为 “今日最新闻” 原创文章,转载请附上原文出处链接及本声明;

原文链接:https://www.ycjldnt.com/yule/167831.html

标签: 成龙  line-height  font  margin 

发表评论:

关于我们
今日最新闻向你提供国内外最新的时政、社会、体育以及娱乐,财经,国际,军事,时尚等新闻资讯。
网站地图
网站地图
百度地图
百度地图
扫码关注
联系方式
全国服务热线:今日最新闻
地址:今日最新闻
Email:admin@ycjldnt.com
邮编:341888
Copyright https://www.ycjldnt.com/
盐城捷利达暖通空调设备工程有限公司 今日最新闻
苏ICP备17028648号